新浪旅游

艺文与自然同辉,瑞士入画卷

新浪旅游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乘坐瑞士冰川火车的这段旅行用“壮丽”来形容绝不为过。车窗外,自然正在挥洒轨迹,将山、水、云、天布置于随性之间。景色由远及近地在眼前铺展:先是远处的雪山,它们好似披霜载雪的巨人,睥睨众生、不容侵犯;雪山前的落叶松林则经久不弯,在粗犷之中藏着可爱之处;再近点,可见狭长的河谷和肥沃的草甸,其间挂着铜铃的奶牛与更近处那些入眸又霍霍逝去的桥梁、村庄,则是蛰伏在自然中、仰望着苍穹的尘世,演绎的,又是另一番光景。

采尔马特透视内心

若哪里可以让人透视内心,那应该是采尔马特。在空中打开滑翔伞时,在徒步道执着向前时,在雪道滑出大回旋时,均可与内心坦诚相待。当然,你也可以什么都不做,任马特宏峰的雄奇、高山湖泊的纯澈、无云长空的辽远、拂面清风的土腥,刮去沁心之铜臭、惊梦之烦忧。艳阳下的采尔马特,全是让人沉醉的风貌,从高峰坠石、倒挂松枝,到草甸上的龙胆、阿尔卑斯玫瑰和黑鼻羊脖铃发出的铃声……

旅者对采尔马特的期待和热情,在火车上便可感受一二。这些将奔向采尔马特的人或坐或立,目光大多都毫无例外地扫向窗外,还有一些在用手机不停翻看有关采尔马特的攻略和图片。一旦抵达,耳畔的惊呼声不绝于耳,那是因为,又有人被马特宏峰的磅礴惊艳到了。

由于采尔马特是瑞士乃至欧洲最著名的度假胜地,所以城中的主街上被各种售卖纪念品和户外用品的精品店充斥。但即便这些货品不吸引你,老街上那些颇具年代感的木制粮仓也会让你停下脚步。这些粮仓有着独一无二的建筑外观,粮仓底部的石头圆盘和木质立柱是为了避开老鼠。粮仓顶部的三角形房檐陡峭,多栋木屋并肩而立,远看过去,重重叠叠的三角屋顶被连成了起伏的弦,错落有致地排布出采尔马特的命运轨迹。吸引着游人拍照留念的还有纪念登山家——乌尔里希·因德宾尼的喷泉,这位被誉为“阿尔卑斯山上之王”的登山家和登山向导一生征服马特宏峰370余次,最后一次登山时,他已是90岁高龄。对于那些想对瓦莱州的村庄生活、马特宏峰的登山历史、采尔马特旅游业的发展进行深入了解和细致梳理的游客来说,当地人还会建议他们前往马特宏峰博物馆。在博物馆内进行历史穿越之旅时,我们发现,户外探险和居民生活一直和谐地藏于同一屋檐下,这里展出的物品不着一语,却胜前言,让我们可以从它们身上轻易捕捉到曾经居民们的滋味生活。亘古以来,人们对自然的复杂态度——征服与敬畏也可从博物馆的展品上感受无疑——展馆内展出了1865年首次攀登马特宏峰时遇难者的绳索。

然而,任何一位来到采尔马特的旅者都不会止步于城中,滑翔伞、徒步、山地自行车,不管你选择体验哪个项目,目的都纯粹而单一——亲近自然,而在实现这一目的过程中,所有人都会被马特宏峰迷住,因为没有人能忍住不看这座看似亲密无间、却又拒人千里的巨石山峰。

采尔马特被誉为“徒步者的天堂”并不是空穴来风,这里的夏季步道长达400公里。如果你有幸走过“五湖徒步路线”,你会明白,其他旅途是用来放松心情的,而这里的旅途则是用来开阔心境的。搭乘“苏内加特快”隧道缆车来到海拔2288米的苏内加,再乘缆车前往Blauherd,之后在山间徒步约1.5小时便可抵达山间餐厅FLUHALP。如果你瘾在山岳,那你可以在这里找到层峦的碧色山丘,山体千沟万壑,肌理独特,正毫无尽头地铺展;当然,你也可以在山丘后面找到壁立千仞的雪山,它们被云烟缭绕,有一种危险又孤落的美,而当这些雄浑的山体剪影投入娇碧纯澈的一片片湖水中时,你又会发现,险峻的山势都在千里的水波中慢慢化开了。而更多的徒步者,还会喜欢扎根水中的巨石和它投下的沉默魅影,还有山泉和融雪流落山间的痕迹,甚至是长在石棱上的苔藓和开在高山雪原中的野花。此景只需一眼,便令人想仗剑天涯,绝尘而去。

在阿莱奇冰川做位勇者

雪山与湖泊固然不负所期,但别忘记,瑞士还是冰川的世界。阿尔卑斯山脉上最长的冰川阿莱奇可不是徒有虚名,这条“地球之舌”从未停止移动的脚步,它的每一步,虽缓慢却蕴藏改变地貌的力量,像是突然冒出的幽灵奔于山间,也似蟒伏于林,泛着万众难敌的孤寂之光,将整片山谷充塞殆尽。这样令人又惊又敬的场景,吸引着无数行者在烈日下寻迹而来。

对于想前往阿莱奇冰川的游客来说,冰川附近的无车高山村庄利德阿尔卑是不错的中转站,而抵达这一村庄的方式也格外特别——乘坐高山缆车。村庄高踞在海拔1900米的地方。当我们抵达这里时,遇到了当地的村民,他们喜欢热情地与访客攀谈,他们告诉我们:“这里从12月到次年3月都被白雪覆盖,孩子们出门的交通工具是传统的木头雪橇。”说这话时,他们的目光与此时肆意盛放的花朵一样鲜焕明艳,神情却如这浩然苍古的高山一般寥廓幽远。一路行来,四野皆是一派纯净,盛夏的高山草原色泽华艳,长风一至,草原如水波起伏,更感风物阔大。朵朵山花正用清香涂抹空气,淡黄的蕊心微微探出头试图逢迎艳阳,却被低头觅食的牛群发现,它们脖上的巨大铜铃发出的声响清脆空灵,在山中回响不绝。远处的雪山与白云交叠,在日光坦然的照射下微芒着,其间有雄鹰展翅,自在盘旋。让人如坠梦境的还有在老宅改建的阿尔卑斯博物馆小屋里迎接我们的银发老妪,她已在这里用传统方法制造奶酪数十春秋。正如她所言,活在远山之巅,日日闻万壑松声,目光所及,是高空长川,雪落群山,哪还记得人世沧桑几许?

从利德阿尔卑步行不久,便是贝特默尔阿尔卑缆车站,乘坐缆车上行可直抵贝特默尔峰观景台。从这里看去,长达23公里的阿莱奇冰川正用冰清玉洁的身子应承着日光临照和朔风如刀,它将历史冷却,将时光凝住,用强不可测之力,在地球表面上砌出了一场惊心动魄的雕塑展。这种场景,让观者觉得幻象丛生,难以描绘,冷冽、纯澈、幽邃、苍凉,加在一起也好像不够。离开阿莱奇冰川,我们选择从贝特默尔峰徒步至穆斯弗鲁峰。一路上,一座座山峰脊背如骨,凛然不可侵犯;沼泽、雪原、溪流则在万象中勾画着自然的层层恢弘,远处的雪山如数条银龙潜行,云烟缭绕下,鳞光明暗不定,旅者即便投去不以为然的一眼,也是目光消化不了的磅礴。当然,陪伴我们左右的,还有来自不同国家的勇士,其中不乏一些彼此鼓励的耄耋老者,当他们漂泊无定又执着向前的身影投在自然这幅无边无垠的阔大画卷上时,营造出了一种难以言述的壮阔与辉煌。

最古老的城市永远离自然不远

库尔的身份多变,它是雷蒂亚铁路的交通枢纽,亦为瑞士的文艺重镇。但若你问当地人,他们则会首先告诉你,这是瑞士最古老的城市。那些古堡深宫、旧宅华堂,苍黄冷冽,即便是藏匿在砖缝里的泥腥,也可让人嗅到千年史的沧桑味儿;而库尔的Brambrüesch山,则毫不保留地展现了自然的馈赠,各种层次的绿让库尔即刻褪去历史的沧衣,提醒着世人如何涉度有限生涯。当然,当地人可能还会和你聊科幻惊悚片《异形》,毕竟,库尔的另一个身份,便是“异形之父”——吉格的故乡。

《孤独星球》将库尔做了如下定义:城市本身是艺术古董、地道餐厅和休闲酒吧的展示场,而阿尔卑斯则像一个圆形露天剧场围绕着它。库尔的老城区靠近普莱苏尔河,古老的防御城墙遗址提醒着旅者这里曾经的重要战略地位。建于8世纪的马丁斯教堂是库尔的标志性景点,高耸的钟塔,以亘古不变的身姿,傲然穿过藏着无数翻覆的千年岁月。而不远处新建成的库尔州立美术馆年纪虽轻,气势却不在其下,这与馆内的艺术藏品有关,这些藏品包括奥古斯托·贾科梅蒂、乔凡尼·塞冈提尼的作品等。尽管艺术之城的盛名在外,但库尔的周边依然被空旷的自然环抱。从老城步行几分钟便可抵达Brambrüesch山缆车站,缆车会带游客疾行至1600米处。夏日,往返13公里的远足道吸引着当地人不辞辛苦地登高。在这里,绿林连着碧野,万物都生长在日色的烂漫华光里,我们沿着蜿蜒的小路徒步而行,只见参天松柏经年不侧,枝叶招展,像是把把巨伞,偶见断柯折枝化泥作肥,滋养大地;还有满地的花草正呈现着一种不被尘世牵制的美,无边无垠如一帧阔大画卷,草坪上的奶牛正享受着来自自然的珍馐,每次俯身,清脆悦耳的铃声便会穿透草木之香和流水般的日光,让人顿觉一种绵绵古意的回归,一切都原始如创世之初。当然,最迷人的还是当地人的出奇一致的微笑——嘴角一扬,便将心怀通透地表达。

苏黎世从金融中心到先锋都市

很早之前,苏黎世这座瑞士最大、最富有的城市便是著名的金融中心,但近年来,苏黎世却在不遗余力地改变这种形象,如今的苏黎世已经成为中欧最时尚的都市之一,城里后工业时代的艺术气息俯拾即是。但无论怎么变革,苏黎世的老城区依然保持着本来的风貌。古老的街区曲折逶迤,犁出纵横阡陌,仿似年轮,在平淡的市井生活中重复着光阴的故事。旅客的脚步在古街上延伸出去,可见圣母大教堂中马克·夏加尔创作的玫瑰花窗是如何牵扯着人们争先恐后地抬头去看画中的精巧与恢弘;可见有着双塔楼的苏黎世大教堂是如何在16世纪的瑞士宗教改革中起到了关键作用;还可了解到圣彼得教堂塔楼上的巨大时钟是何时落成,又在何时获得“欧洲最大”这一殊荣的。步行10几分钟,眼见的一切又会让旅者有了进入度假海岛的错觉——苏黎世湖和利马特河边开放的游泳区吸引着无数享受清风和艳阳的当地人。再一个转弯,旅者或许会有来到时尚潮流漩涡深处的错觉,新城区里布局如棋盘,吸引着旅者停下脚步的是街道两侧的高档奢侈品店、精美公寓,以及现代主义建筑大师勒·柯布西耶用钢铁和玻璃的可塑性打造的遗世巨作——Pavillon LeCorbusier。

如今,苏黎世将时尚与创新的潮流和腔调也融入到了旧工厂的改造中。随着艺术家和创意人士的不断涌入,苏黎世西区这片位于火车站以北的曾经的主要工业区,还在持续不断地散发新的活力。那些曾经被遗忘的厂房、仓库和工人宿舍,已经被改建城了餐厅、精品店、博物馆,甚至戏剧院,集创意、时尚、娱乐于一体,受到当地先锋人士的热烈追捧。位于火车铁轨下的拱形桥洞——西区的腹地Viaduct最受年轻人欢迎,这里集合了多家设计师精品店,来此的人很少空手而归。令人印象深刻的还有这一幕——疾驰而过的火车下方,位于桥洞中的几十间复古与时尚气息兼具的精品屋和设计工作室正比肩为邻,以一种极端的方式,诠释着苏黎世的新与旧、变与不变;而那些引领美食先锋的餐厅则以登峰造极的创意,重新诠释了当地食材的自然和新鲜,用那些值得坚守的传统与不可思议的创新,静待客来。

行走在瑞士的几日,我们发现,瑞士的美,藏在对自然浩瀚的征服、热爱和敬畏里,藏在岁月和人类智慧在大地上雕出的精致风貌里;藏在繁华又沉静的都市或乡村生活里,藏在当地人天真纯澈的眉眼和微笑里,亦藏在旅者们如诗般的情怀和往复循迹的脚步里。

文:赵乾坤

图:瑞士国家旅游局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