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旅游

前年武汉的春雪 花乡茶谷烹雪煮茶香

鸡年2月8日,农历正月十二凌晨,一场洁白的雪花,毫无预兆的,不期而至,飘然而落,纷纷扬扬洒落武汉的每一个角落。这是2017年武汉第一场雪,这是一场让人期盼已久的雪,这是一场吻别冬天的雪,这是自然为新春凑兴而降临的盛典。

然而这初雪,来得毫无预兆,走得也干脆洒脱。早春明媚的暖阳,使白雪在城市,迅疾消失无痕,让一些贪睡晚起的人儿,与这雪失之交臂,徒然面对手机微博、朋友圈里满屏雪景,失落郁闷,有些还解嘲说应该是下了场假雪。

不得不说,相比人稠密集热闹喧嚣的城市,雪花对乡村山野的爱总是更胜一筹。同样的雪花,落在山野,落在红岗山的花乡茶谷,粉粉白白厚厚的,远山、房屋、茶园、树林,无不被积雪覆盖,处处银装素裹,若乎白色毛毯,大而壮观。

晶莹洁白的雪,把花乡茶谷装点得愈发静谧纯美,仿佛根本不受世俗侵扰的童话仙境。

圣洁无暇的雪,也为花乡茶谷带来瑞雪兆丰年的吉庆和喜悦。雪落无声,梅花分外香。

这雪花分明袅娜冰清,雪中梅格外娇艳妩媚;谁说“梅须逊雪三分白, 雪却输梅一段香“?梅花盼雪落,寒枝傲放屹茫皑,才是梅雪的共同期盼追求吧;所以,才有了踏雪寻梅之风雅趣事吧。

不由想起古代文人骚客雪落时节爱做的另一件堪称极致的雅事:烹雪煮茶,唐代诗人喻凫就曾经写下“煮雪问茶味,当风看雁行”的精美诗句。明人高濂也写有《扫雪烹茶玩画》的美文,文中写道:“茶以雪烹,味更清冽,所为半天河水是也。不受尘垢,幽人啜此,足以破寒。”

雪,凝天地之灵气,通体透白,无暇至纯,是为煮茶的上品之水,以柴薪烧化雪水烹茶,其味更清冽,更具穿透力。看来《红楼梦》中冰雪聪明的妙玉,是深知其妙,故而亦素喜收集雪水煮茶喝,那情那景,那香那味,让人想着就徒生艳羡,欲罢不能。

好山好水出好茶,花乡茶谷所在的红岗山,山势巍峨景色宜人,山间云雾弥漫生态优良,不仅种茶历史悠久,茶的品质也是上乘绝佳。适逢2017年第一场雪,花乡茶谷白雪正皑皑,置茶席于梅树边,取雪入釜,生火煮水,素手烹茶,一场曾经以为遥不可及的风雅之事,就如这雪般,求之不得,却意外遇见。

茶园里,雪至纯至净;杯盏中,茶极醇极暖。雪是上苍赐予馈赠,茶是天地精华凝聚,这杯中之茶,更是花乡茶谷自产,绿色有机,古法发酵,甘醇香甜有加。

飞雪无声,落花间为雅;清茶有味,雪烹亦醇。花乡茶谷,梅雪相映,茶香温婉,有的是淡淡轻轻的柔情,有的是安享当下的静好,有的是超然出世的恬淡;惬意美妙如斯,君还会说这是场假雪么?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