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旅游

见证一枚好茶的旅行 一个制茶世家的传承与蜕变

新浪旅游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4月18日,云南临沧双江亥公村,乍雨初晴,群峰竞碧,来自全国各地的近400名茶友,在参观一片山地茶园之后,正坐在位于基地中央的精致茶舍,安静品茗交流,四野茶园吐绿,空气中流淌着一股普洱茶特有的氤氲流香。

有细心的茶友注意到,这片“其貌不扬”的茶园,竟然是联合国粮农组织严格认定挂牌的“有机茶示范基地”,而且是云南唯一一处!它的管理者是谁?它究竟有何非比寻常之处?

故事要从云南双江一个历史悠久的制茶家族——戎家说起。

1930年代,戎氏家族第一代制茶人戎正聪涉足茶业,从此这个家族与茶结下不解之缘。与一般茶农不同的是,戎正聪受过严格传统教育,行商处事颇有“儒商”风范,他立下的家训“善念存心,恪诚戒贪,易物与人,诚信为本,以侍长者心侍人,以待己之心待人”,深刻渗透进这个家族的血液。戎氏第二代掌门人戎加升,从少年时代起即开始跟随父亲制茶,父辈关于茶叶清洁安全的严格管理是“第一堂课”。71岁的戎加升至今还记得小时候制茶的场景:当时做茶还需要用脚把茶踩紧,而每到那个时候,父亲戎正聪都要为做茶的人准备一双新鞋。“衣服不合身可以换,茶是喝进肚子里的,是拿不出来的,我们做茶人要有良心。”正是父亲这种点滴的教诲,让戎加升形成了一生“良心制茶”的不变理念。

在世人眼中,戎加升是当今公认的制茶大师,他对茶的“辩味、知味”几乎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有件事颇能说明问题:还在计划经济时代,他被茶叶收购站工作人员要求辨别出一筐略有异味的茶叶里,究竟含有哪一种植物的叶子,戎加升只初略一闻,便判定那是樱桃树的叶子,工作人员不信,逐叶检查,果然如此!

戎加升生于乡野、长于乡土,一生恪守家训,将质量视为茶叶的生命,他身上浓缩着的中国传统“工匠精神”,在当今时代弥足珍贵。1990年代,身为民企管理者的戎加升每年主动将茶样送至中国农业科学院茶叶研究所检测,检测结果不但合格而且年年提升,专家不禁诧异:这是一家什么样的企业?要知道在那时,民营茶企主动送检绝无仅有,能达到如此标准更是绝无仅有。他们费尽周折,才终于找到这名茶人表达敬意。不久后,中国农业科学院茶叶研究所主动约请勐库戎氏做定点服务机构,而联合国粮农组织有机茶示范基地也随后在勐库亥公村挂牌,这对一名传统茶人而言,是顺理成章的光荣。

进入21世纪之后,勐库戎氏的产品更获得了欧盟有机认证。一辈子做茶的戎加升坦言:“其实我搞不清楚啥是欧盟标准,我一直用的都是我自己的标准。茶是喝到肚子里的,健康卫生才是最要紧的。”他说:“人们喝茶是为了健康,如果茶叶做出来不健康,怎么对得起茶叶产业呢?”

这样的家族理念,到了21世纪第三代掌门人戎玉廷时代,更逐步得到升华。 与父辈相比,戎玉廷是一位极其特殊的“茶人”,在他身上既凝炼着制茶世家的深厚传统,又得益于现代高等教育拓展出广阔视野。这名曾在一线车间历练过多年的戎氏新一代掌门人,至今保有一口气炒八锅茶的记录,对普洱茶的制作诸环节谙熟于胸。面对体验者挥汗如雨的狼狈相,他笑言:制茶要得法。

与父亲的内敛相比,戎玉廷言谈举止间无处不洋溢着现代企业家的激情与理性。他不但遵循家族制茶的“健康”理念,并将这一理念,渗透进产品管理的每一个环节之中。这些年来,戎玉廷经历过普洱茶的起起落落,对围绕普洱茶层出不穷的概念炒作有过彻骨之痛。“这些年来,古树、名山、纯料等概念的频繁炒作把普洱茶的价值全集中到了‘资源’的头上,使得投机商既可以巧妙地避开硬件设施投入的必要性,以及工艺的重要性,又可以避开投资周期,大大降低成本和风险,同时最终获得足够丰厚的利润。这种‘热潮’的出现,已对产业的发展已产生了隐患”戎玉廷不无担忧地说。

2007年戎氏产品“博君”在广州茶博会大获成功是一个契机,它进一步坚定了戎玉廷认真做好健康茶的信心和决心。由此,“健康好喝才是硬道理”成为这家企业的良心、责任、力量、和自信的圭臬。为了确保产品的健康可持续发展,今天的勐库戎氏企业已系统性建立了可控的安全管理体系,产品全程可追溯;在食品的生产安全过程中,专门设置了独立的“食品安全监督员”特殊岗位;在研发上全力投入,所用的专业性生产设备均为自主研发和特殊定制;勐库戎氏已拥有14万多平方米的厂房,3万多平方米的晒场,7千平方米的初制车间。随着企业规模不断壮大,其产品质量却仍如祖辈训诫的那样“始终如一”。

在勐库茶山,戎玉廷轻抚随风轻舞的藤条茶树,向茶友深情说道:世间没有两片完全一样的叶子,每一片都是不同的生命,每一片都有不同的滋味,捕捉茶叶中丰富多彩的滋味,将每片茶叶的自然之美熟稔于心,是每一个戎氏茶人的终身修为。(来源:云南画报 局部)

加载中...